诗江湖电子书库之南人诗集——《跳楼记》

 

南人诗集

作者简介:
   

    南人:1970年12月生,江苏人。199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

 

 

《给死者的诗》

我多想把这首诗写成名作
让死去的你永远被人们记住
2002年元月14日于河北廊坊。


《布玩具》

我把布玩具喂饱
抱着她钻进汽车
我让司机开很快的车速
心里暗想
撞一下
撞一下

我不跟老婆孩子坐一趟飞机就是这个原因
当警察把染着血迹的布玩具
送到妻子或女儿的手中
你猜这个布玩具会说话吗

我打赌你肯定会猜对
她就是一个玩具
她什么都不会讲给你听
而血迹

越来越黑
黑到你耐不住性子
黑到你想把她扔掉
2002年元月14日于河北廊坊


《大雁塔》

到西安的头一天
我围着大雁塔转了一圈
看了一个门票价格
没有上去

第二天
我进去了
问了一下登塔要不要买票
他们说:要

第三天
我爬上了大雁塔
一边爬一边想
爬大雁塔的人群当中
究竟能有几个知道
一个叫韩东的诗人
爬上了大雁塔
回去之后写了一首诗
那首诗的名字叫

《有关大雁塔》
2002年4月18日于河北


《吹吹我们自己》

我痛恨那些吹王小波的人
我痛恨那些吹海子的人
你们是多么的虚伪呀
你们本来就知道
王小波是多么的伟大
海子是多么的牛逼
可在他们生前
你们没一个人站出来
如此虔诚地吹嘘他们

现在他们死了
再也挡不着你了
你就把他们当成一级台阶
你站在台阶上吹呀吹呀吹
让我觉得你更像一位大师

来点实在的好不好
西川的诗跟海子的诗差不多
尹丽川的小说跟王小波的小说差不多
还有诗江湖的沈浩波朵渔南人盛兴李红旗
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好好地吹吹他们
让他们活着的时候,能够
实实在在地爽上一把
2002年4月18日于河北。


《被我隐藏的痛苦是不是垃圾》

那时候,我在你面前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说这也没事那也没事这也好办那也好办,其实
我瞒着你,把那些丢人现眼的垃圾偷偷塞进裤兜并且
藏在床底下那个破旧的纸箱里

想一想当时
就是为了让你高兴
就是为了让你看到我总是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不过现在
我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因为我的床下
散发出一股难以忍受的气味

我没有闻到
一屋子人喊臭
2002年5月3日于北京


《我的脑浆像酸奶一样》

酸奶瓶子打碎了
酸奶流到饼干上了
那些快要发霉的饼干又多了一些
新鲜的酸味
狗跑过来吃饼干
我瞪着两眼望着它
它跑过来闻了闻我的鼻息和我那两片
已经僵硬的嘴唇
汪汪叫了两声
然后舔了舔我胖胖的脸

大家都说我死了
大家都说我的脑浆流了一地
可我那张胖胖的脸啊
还是感觉到了狗的舌头上
那种新鲜的
酸奶味道
2002年5月7日于河北


《我愿意是一潭死水》

我就是一潭死水
我就是不愿流动
我就是想被你遗忘
我也知道
挖一条浅浅的小渠我就会流动起来
就会流到你的面前
打湿你的裤脚,你的脚下
就会有水草长出来
就会有小鱼游过来游过去
就会有你弯腰的影子一直在我的水里
可我就是想被你遗忘
就是愿意变成一潭死水
躲在一个没人注意的地方
散发着属于自己的恶臭
在自已的臭气中体味悲伤
2002年5月7日于河北


《南人故居》

从六里桥坐321路公汽
行程25公里
到云岗站下车步行10分钟
你能找到 我现在的家

30年后
如果一切不变

从六里桥坐321路公汽
行程25公里
到云岗站下车步行10分钟
你能找到 南人故居
2002年5月18日于河北


《骨牌》
——赠一位上海的网友

我有两个朋友
一个叫A
一个叫B
他们把我叫C

我们两个一女
我们都没有结婚

眼看着我们年龄大了
我觉得自己再支撑下去没什么意思

我就说
明天你们两个把我火化了吧
然后,你们就结婚
为了记住我

请你们把我的骨头做成一副骨牌
你们想我的时候
就玩一玩
2002年5月26日于北京


《正确路线》

我做了个梦
梦到一个四边形ABCD
我们要从A点出发
最后在C点集合

他们从A经过B最后到C
而我从A经过D最后到C
可他们说我犯下了严重的错误
他们的理由是

从A经过B到C
这才是正确路线
2002年5月31日于北京


《我在怎样支出我的感情》

有人喜欢零存整取
可我不
我喜欢存个活期
什么时候想花就什么时候取
所以直到今天

我还没有换回一份
像样的感情
2002年6月2日于北京


《你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忙碌》

大街上跑来跑去的如果都是你
一个你去上班
一个你去医院
一个你去集贸市场
一个你去买足球彩票
我一直坐在马路边
就一直有无数个你跑过来跑过去

可当我
对着人群
喊你的名字

只有一个人停了下来
2002年6月5日于北京


《阴雨天》 

昨天写下这个标题 
昨天一直下雨 
昨天心情不好 
昨天没把这首诗写完 

今天醒在阳台上 
今天天气晴朗 
今天阳光刺目白云朵朵 
今天心情好得让我一想起昨天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2002年6月11日于北京 


《离你超过36公里的一个鬼地方》 

你说不出那个地方有多深 
你以为从家里开车开过去36公里就到了 
可如果你忘了带钱或是身份证件不得不返回来取那样 
总的路程肯定超过36公里,如果是第一次去那你还得 
一处一处打听到底在什么地方你很有可能走错而等你终于走对了 
算一算路程肯定超过了36公里,等你到达了那个地方其实那只是 
一个位置而不是这个地方的全部,再想想你是白天去的还是晚上去的 
你知道晚上的夜色有多深,夜色里的酒店有多深,酒店里的服务有 
多深,服务里的小姐有多深,小姐的酒窝有多深,眼神有多深,笑容有多深 
还有你的身体有多深,欲望有多深,钱包有多深,恐惧有多深,负罪感有多深 
即使这一切都被你想得清清楚楚,那你知不知道警察的枪口有多深,派出所的大门有多深 
拘留室的黑咕隆咚有多深,手铐的锁孔有深,看守张开的嘴巴有多深,走廊里把你叫出去的回声有多深 

想想再想想 
你去一个离家超过36公里的地方对你妻子和孩子伤害有多深 
而你自己吓唬自己的一连串胡思乱想担心惧怕以及悔恨又有多深 
2002年6月11日于北京 


《大街》

我把大街卷起来一层
露出石子、玻璃和白色塑料袋

我把大街又卷起一层
露出棺材、白骨和生锈的兵器

我把大街再卷起一层
露出蚯蚓、蚁穴和发霉的树叶

一直站在街边的我现在站在一道长长的坑边
这简直就是一座万人大坑
人们依旧在里面行走

他们低着头
他们四肢着地
他们不知道这里
原本是一条大街
2002年6月19日于北京


《电闪雷鸣的晚上》

有多少人偷偷跑到外面,他们大声呼喊
老天啊,我恶贯满盈,你劈死我吧
电闪雷鸣之后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有多少人偷偷跑到外面,他们心里想着
老天啊,我做的如果是件坏事,你就劈了我吧
电闪雷鸣之后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有多少人偷偷跑到外面,他们一声不吭
电闪雷鸣之后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2002年6月19日于北京


《我突然朝窗外看了一眼》

我突然朝窗外看了一眼
碧蓝的天
雪白的云
翠绿欲滴的树叶

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一切不是在回忆

突然朝窗外看了一眼
突然对过去再一次充满信心
2002年6月12日于北京


《阳台》

我在阳台里面
世界在阳台外面

我蹲着的时候
世界齐我的眼睛
我站着的时候
世界齐我的小弟

如果再玩一次
我还在阳台里面
世界继续在阳台外面

我蹲着的时候
世界只看到我的眼睛
我站起来的时候
世界看到了我的小弟
2002年6月16日于北京


《跳楼记》

我还记得我从二楼摔下去的时候
两腿发麻有点儿头晕
现在我搬到了六楼

每次吃饭
我都会站到阳台上
把一根头发扔下去
把一块肥肉扔下去
把一截骨头扔下去
把一棵可能会卡在喉咙里的鱼刺扔下去
然后我若无其事地跑下楼去看

那些头发肥肉骨头和鱼刺
到底摔坏了没有
2002年6月25日于北京


《结婚照》

他们在那儿笑
不管是夹在影集里
还是挂在墙上或是
压在玻璃板的底下
他们都在那儿笑

你上班了他们躲在屋子里笑
你睡觉了他们躲在黑暗里笑
笑你的梦呢

他们挂在你卧室里的墙上
看你们做爱
看你们训斥孩子
看你们把脑袋深深地埋进裤裆

他们一直很开心地笑
笑得让你有点愤怒
直到你操起剪刀
恶狠狠地从中间剪开他们

可你看到分开后的他们
还是在那儿笑
而且笑得更加开心

这时候
你陷入一种无端的恐惧和后悔
你后悔在自己最年轻的时候
偏偏听信了一个局外人的话

笑一点,再笑一点
2002年6月30日于北京


《动物园》
——游戏之作,赠写诗的朋友们

有人把我们说成动物
我们也不怕成为动物
——南人语录

我的朋友们聪明得让我无法形容
直到我走进动物园

我越看那只棕熊越像老朵
越看那只猎狗越像浩波
那条不细不粗的蛇像水晶珠琏
那只溜来溜去的锦鸡像极了小巫
那只冷眼相向的狐狸简单就是小尹

犀牛像什么?像盛兴
野狼像什么?像轩辕
老鹰像什么?像朱剑

后来
看到秃鹫时我联想到了伊沙
看到大象时我马上想到了于坚

从动物园出来我很满足
满足之余又有一些落寞
我找不到一种动物像我和红旗
我真想马上找到红旗好好商量一下
什么时候把我们两个关进笼子
并且贴上标签
2002年7月1日于北京


《做爱之前,让我们拿起帐本》
——献给天下有情人

做爱之前
让我们拿起帐本
商量好一个价钱
一次一百或一次两百

你要我呢
你就在我的帐本上写上时价并签上你的大名
我要你呢
我就在你的帐本上写上时价并签上我的大名

这样
我们的做爱可以做得
更投入一点更纯粹一点更完美一点

这本记录着你我爱的经历的帐本
可以让我们在分手的时候
能彻底地搞搞清楚

到底是你欠我的
还是我欠你的
2002年7月8日于北京


《当你老了》

一身紧巴巴的肉突然放松下来
露出了许多褶子和斑
干瘪的乳房
萎缩的阴部
一切如强弩之末
迫不及待地
耷拉下来

你想回忆你的一生吗
你回忆的最后是最后一次
耷拉下来之后
它们不会再丰满了
它们不会再坚挺和湿润了

你把掰不开的两只拳头
压在你的遗体下面
直等到火化的时候
它们终于松脱下来
跌落在软绵绵的骨灰里

你拳头里握紧的到底是什么呢?
请选择

A/钻石
B/伟哥
C/避孕套
D/一把哭声
E/一把笑声
F/以上答案都对
G/以上答案都不对

2002年7月16日于北京


《突然置身于旷野之中》

揉皱的床单
闪烁的电脑屏幕
白纸上画满的乱七八糟的文字
还有我脑子里不知所云的混乱和烦燥
剧然敌不过来自墙角的一声蛐蛐的鸣叫

它一叫,让我
突然置身于旷野之中
2002年7月23日于北京


《一个跳楼的人》

一个神经病人
从医院的四楼跳下来
腿摔断了
没有死

医院把他
搬到了五楼
五楼全是瘫痪病人房间
2002年7月23日于北京


《桃子》

桃子放在竹筐里
如果我拿起一只桃子洗了吃掉
这将会破坏
很多桃子的想法
甚至还有竹筐的想法

所有的桃子都无法猜测
我会不会伸手拿起桃子
拿一个桃子还是拿几个桃子

所有的桃子都无法猜测
我是拿起最靠近我的那只桃子
还是把筐掀翻
从所有的桃子里挑出
最成熟最丰富的一个
2002/7/28于北京


《把自己做成一把椅子和一本书》

把所有的关节打开让身体散落下来
把骨头剜出来刮去上面多余的肉和血丝
烘干打磨,磨得很光滑很白像象牙一样
再把它们拼装打造成一把冰凉的椅子
亲爱的,请你坐在上面

把我全身的皮摊开绷紧并用脑汁漂白
用我的牙裁剪用我的筋装订用我的血管画出红线
用我的头发制成毛笔,打碎我的眼球流出墨汁
做完这些如果我的手还在的话

我会在这本没有字的书上写上一些字
亲爱的,你不是已经坐在椅子上吗
现在再请你拿起这本书
慢慢地读
把它读完
2002年8月1日于北京


《拿什么爱你》

抚摸你之前早已抚摸过别人
这让一只肆无忌禅的手开始谨慎起来
在谨慎中等待又一次肆无忌禅
摸向所有想抚摸的地方

而当这只手伸向你的时候
你见过烧着的木柴碰到水时的样子吗
它先是冒出滋滋的白烟
很快就会变成一块木炭
很快就会碎
你还会将它接住吗

递给你的玫瑰呢,就是换一只手换一个角度递给你
它也会给你讲起几年前的另一个手另一个角度另一支玫瑰

注视你的眼神呢,还是那么深情吗
你说从我的眼睛里能看到你自己可你看看
我的眼睛里是两个人不是一个你看看四周除了你我并没有他人
可就有另一个人站在你的旁边跟你一样的可爱又一样的可怜

说给你听的话呢,早已说给别人听过
吻着你的嘴唇呢,早已吻过别人

我们要不要有个孩子呢
它从被第一个孩子玩过的操场向我们走来
去玩别人玩过的玩具去上别人上过的幼儿园
去叫别人叫过的爸爸

除了这些
我又能拿什么去爱你呢,亲爱的

如果你不嫌弃如果你不恐慌
我还有一副骨架呢
要不就让我们拥抱一次

这种骨头与骨头的拥抱
我发誓是以前没有过的
哪怕因为这次拥抱
我们会全身散落甚至碎裂
跟尸骨无异

你肯不肯呢?
2002年8月1日于北京


《毫不心动》

我能把左手放在右手上一个小时毫不心动
我能把左腿放在右腿上一个小时毫不心动

我能把你放在我的上面一个小时毫不心动
2002年8月4日于北京


《云岗是个小地方》

云岗太小了
小得你每次出去都会碰到熟悉的人
但肯定还有一些是你不认识的

今天我想
反正每天都是这些人从身边经过
要不要碰到每个不认识的人的时候
我都上前打打招呼呢,那么
明天一出门的时候
从我身边经过的人
我全都认识
2002年8月4日于北京


《半夜人叫》

午夜
远处有人在叫喊
他的声音响彻夜空

你们不要逼我——
啊——
啊——

我跑到阳台上
远处有一扇窗户亮着灯

我没有开灯
但我还是看到很多阳台上
有着跟我一样的身影

他们也没有开灯
他们跟我一样不动声色
在漆黑寂静的夜色中
朝那扇窗户张望

2002年8月7日于北京



《橡皮》

要不要给你一块橡皮呢
在别人拿着枪指着你脑袋的时候
你可以轻易地把那把枪擦掉

当你从六层楼往下跳的时候
你可以让一位你信任的人用橡皮
把下面的五层楼擦掉
把那张为你有意无意张开的安全网擦掉

在街上
你擦掉那些车祸现场
擦掉那些血迹和死者

你从被告席上从容地站起来
拿着你的橡皮走到审判席
把那张写满罪状的宣判书
变成一张白纸

我要不要建一个橡皮加工厂呢
就生产这种的橡皮
并把它卖给你
2002年8月31日于北京


《我的身后有没有人》

写字开车与走路
我的身后有没有人呢

她是蹑手蹑脚绷紧一根绳子
还是屏住呼吸洒下温柔的目光

她愿不愿意让我知道她就在我的身后呢
这使得我不敢轻易转过头来

我在这种犹豫中活着并且活到今天
我想有两个可能吧

一个可能是
她觉得现在还没有必要杀我
另一个可能是
她在我遭遇死亡的时候
早已将我解救
2002年8月22日于北京


《在北师大校友录寻找认识的诗人》
——献给母校百年校庆

翻开北师大中文系校友录
在99届、96届毕业生中
我顺利地找到了沈浩波和李师江
这是大家熟悉的

在94届毕业生中
我顺利地找到了高照亮和于希
如果告诉你这是朵渔和南人的原名
你也能恍然大悟

我理所当然继续往前寻找
并想在89届毕业生中
找出吴文健衡晓帆宋晓贤徐江

可翻了几遍
我只找到宋晓贤和徐江
找衡晓帆的时候找到了衡 帆
这就是大家熟知的侯马
找吴文健的时候找到了吴天健
这就是当今著名的伊沙
2002年9月8日晚于北京


《一支笔从床上掉下去》

所有的笔当中只有一只笔
你用得最舒服,时间一久
找不到这支笔的时候
你觉得什么东西都写不出来
你天天把它插在口袋里
时不时摸一摸
想用它时就把它掏出来
真像一支枪啊

可才两三个小时的时间
你一不小心把它放在床上
等你再去找的时候
它掉床底下去了
要不要把整个儿床板都掀起来
这张在你很劳累的时候躺着的床
已经腐朽得不成样子
一搬动它很可能就要
瘫塌下来

你最后还是决定等下次搬家的时候再找吧
那时你从床底下把那支笔捡起来
擦掉上面的灰

在一张纸上划了划
一个字都没有写下来
2002年9月21日于北京


《朋友》

后来
你像一粒种子一样
种在我的身体里
生根
发芽
越陷越深
伴随着一些光滑或粗糙的磨擦
我们都觉得很舒服
别人也觉得我们亲密的样子
看着非常舒服

会不会有一天我们都厌倦了
彼此都想从对方的身体里把自己拔出来
可我们很快发觉这远没有把一根萝卜从泥坑里拔出来那么简单
我们已经生长得那么结实,如果不顾一切地拔出来
剩下的那部分,会不会血肉模糊
会不会因失血过多而被送进医院
2002年9月21日于北京。


《失明症》

我要变成一个瞎子
不是故意的那种
所以我盼望一场灾祸

这灾祸让我
在白天蒙头大睡
在夜里醒来
打开灯
摊开一张白纸

外面没有声音了,顶多有几声狗叫
屋子里的呼噜声不竖起耳朵几乎无法听见
我盯着一张白纸,握紧一支灌满墨水的笔
一个字不写

我把头埋得很低
让阴影笼罩在纸上
我想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
把阴影之外的所有物体
全部忘掉
然后

我把台灯调暗
让阴影越来越暗
暗到让我的眼睛
睁着或是闭着
看到的都是
同一个
结果
2002年10月13日于北京


《我要让自己快乐起来》

我要快乐起来
为一粒糖果快乐
为一本小人书快乐
为一句善意的谎言快乐
为一个听过千遍万遍的笑话快乐

我要用我的快乐感染母亲和孩子
我把快乐刻在他们额上
我把快乐塞进他们手心
我喜欢看到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
我喜欢看到他们心满意足的样子

还有很多很多从没有快乐过的人
我要与他们生活在一起
我要对着他们不停地笑
让他们常常看到笑脸
让他们常常听到笑声

我要去事故现场和太平间
对着那些表情呆滞的尸体
认认真真地快乐
坚强而冷静

我要站在各种各样的镜子面前快乐
我要看到我的快乐呈现出不同的模样
我要让我的酒窝有节奏地颤动而不是抽搐
我要让所有最悲伤的泪水在我最快乐的时候
夺眶而出
2002年10月16日于北京


《弱者》

我想让你弱下去
我就在你的罐子里丢一毛钱
我想让你彻底地弱下去
我会在你的罐子里放一百元

有时候我若无其事地从你面前走过去
因为我觉得你不像个弱者
2002年10月20日于北京


《事件》

一滩血
溅在雪白的墙上
那是杀人

一滩血
溅在血红的墙上
那是在粉刷墙壁

一具尸体
横在喧闹的大马路上
那是杀人

一具尸体
横在几百具尸体中间
那是在等待火化

如果一切事件都可以倒过来发生
我们就可以看到

几百具尸体重新跑回大街
遭受再一次谋杀

一滩接一滩的血重新跑回脖子
在红墙边站成一排
2002年10月20日于北京


《你的名字》

把你的名字
拆成
一笔
一划

把这些笔划
摆在一张白纸上
把这张白纸摆在桌子上
把这张桌子摆在大街中间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我对着这张白纸发呆
许多人从我身边走过去
他们都能看到我发呆的样子
但他们不知道我的秘密

我把双手插在裤兜里
我幻想着这些笔划
能自动跑回原位
让我再一次

想起你的
名字
2002年11月14日于北京


《一个傻瓜去上海》

一个傻瓜去上海
只是为了
把手机放在一边
拿起上海的公用电话
跟某个女孩
说一句

没骗你吧
我真的在上海
2002年11月22日于北京


《上海印象》

1、衡山路

那里有好多法国梧桐酒吧和咖啡厅
我在它们中间穿行

可我明明在它们对面站着
隔着一层玻璃
屋里没有光
桌子上有些银器
椅子是旧式的

2、人民广场

人民广场中间一大片绿地
年老的人在这里散步
孩子们在这里放风筝
少男少女们在这里
搂搂抱抱

不远处有一个入口
你可以从那儿走下去
分散到上海各区
分散到全国各地

刚才就是从那儿走出来的

3、南京东路

在人民广场就心情不好
我找到了南京东路
一直向东走

终于走到了外滩
跟地图上标注的一样
看了一下表
大概二三十分钟时间

4、外滩

不下雨的时候
从东方明珠和金茂大厦的顶层
你可以看到对面的外滩上有很多人

下雨的时候
从东方明珠和金茂大厦的顶层
你可以看到对面的外滩上一个人也没有

这时候
你想不想从东方明珠和金茂大厦的顶层跳下来

5、苏州河

苏州河两边有很多老房子
没有人住
窗户开着
像个窑洞

我真想把手伸进去
拿出一块
凉飕飕的
青砖

6、上海印象

我可以去找很多人
可我谁都没找

我坐在冰凉的石凳上
看着不远处的青年男女们
旁若无人地亲嘴

看着他们
像看着三十年代


《夹着尾巴做人》

有一天
我的尾巴掉了出来

人们不说我是猴子
他们说我是人

只是一不小心
把尾巴掉了出来
2002年11月22日于北京


《我死了》

并不是想像的那样
有人扑在我的尸体上放声大哭
有人给我开追悼会搞个告别仪式
有人把我送到火葬场去火化

事实上
五岁的女儿用她的小脚踢着我的肚子
嘴里说着

别装了
别装了
你给我快点儿起来
起来
2002年11月24日于北京


《情药》

你就藏在这些药片里
你想治好我的病
我每天都吃
一刻不停地吃

有时你涨价
我当掉家当去买
有时你脱销
我跑到外地去买

你甜甜的糖衣一含即化
接下来全是涩涩的苦味
就为了这一丝的甜蜜
我把这座城市所有的这款药
全部买回家
日夜看守着它们
踏踏实实的
像守着一堆粮食

病情轻些的时候
我就在城中散步
我知道这座城市有很多像我一样的病人
他们像我一样的需要你
每当看到他们走进药铺
我都会怀疑你
是否将我背叛

病得很重时候
我大把大把地把你塞进嘴里
使劲地嚼愤怒地嚼
你大把大把的苦味全都跑出来
让我呕吐
吐出我满腹的苦水
吐出我中毒的血

你是我的药
你就是我的命
哪天你离我而去
当晚我就会死掉
2002年12月4日凌晨5时


《找东西》

你看到我在找
可我不知道丢了什么

东找西找
我还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后来
我找到了很多
像我一样东找西找的人

于是我就跟在他们屁股后面
东找找西找找
2002年12月4日于北京